NEWS/新闻资讯

关注在线教育行业热点信息,了解知识付费行业最新动态,分销小鹅通在线教育培训系统最新资讯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教育资讯

背靠4858亿在线教育市场,他们靠给老师做直播“格子间”赚钱

发表时间:2020-12-16 09:57:19

文章作者:阿渡

浏览次数:


图片

在线教育机构教学直播舱

♪ 作者|芥末堆 大卫

♪ 编辑|芥末堆看教育

图片

进入高2.4米,占地3.74平方米的舱内,老师坐在桌前开始直播,面前并排着三块屏,除了直播电脑屏幕,还有数据看板和直播操作台,如果这节课所讲的内容与书籍有关,背景幕布就可切换成书房的场景。老师在讲课的同时可注意到这堂课学员的活跃度,设备状态等各参考数据,老师也可以发起连麦,学员举手申请接入,双方可在线上实时交流互动。


在芥末堆主办的GET2020教育科技大会上,某公司展示了自己的直播舱产品,而另一家教育SaaS服务商也摆出了自己的直播室,除了空调、电路网线、桌椅配套外,电脑和摄像头等需要自己配置。


事实上,随着在线教育凶猛的发展势头,直播课程需求呼应着大量直播教室的供给,但不少在线教育机构面临着直播隔音差、直播场地装修贵、直播设施质量参差不齐等诸多问题。


寻找一体化、性价比高的综合解决方案成为不少在线教育机构的目标。不过,不少体验过直播舱的业界人士认为,直播舱产品面临着成本和体验效果如何平衡的问题,目前市场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


围绕着用户体验和实现场景,处在不断优化中的直播舱正在接受市场的审视,背靠4858亿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直播舱会是门好生意吗?


在线教育火热刺激直播舱供给


在线教育市场正在持续受到关注。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150起,融资总额已达115亿元。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到3.51亿人,市场规模将达到4858亿元。


李忠是一家头部在线少儿机构的全国选址和工程装修负责人。他发现这几年间,随着国内大型在线教育机构不断增多,从去年开始,直播舱的市场品牌也越来越多。


他告诉芥末堆,更多的传统声学技术服务商开始出现在教育装备展上,教育SaaS服务商等也开始涉水直播舱。从淘宝平台上搜索直播舱,出来的产品琳琅满目,价格跨度从200到5万多,“给我传达的信息是市场的需求量很大”。


图片

中型在线教育机构“晚上并发开课量在50到100节课这样的,一般会采购像百台左右的量,如果再高一个层级的话,可能会有上千台的需求”,一家机构的直播舱项目负责人可威透露,机构自己装修的话,“不管时间成本还是装修成本其实挺高的,且一旦办公室变更,容易浪费资源,另外如果在高端写字楼里装修可能还会涉及到对消防的要求”。而部分直播舱似乎具备一体化解决方案、且能够快速拆卸等优势,开始成为不少教育机构青睐的对象。


可威把直播舱分成4个部分,第一个是直播空间;第二个是直播硬件,“直播时候不是拿个电脑和摄像头就搞定了,它要匹配更专业的麦克风,甚至一些手写屏之类”;第三个是直播平台,稳定的支持直播的软件;第四个是稳定的直播网络,可通过在舱内集成网络设备,更好提升直播体验。


李忠体验过市面上不少产品,但大部分只是舱体的壳,缺乏对直播舱内部使用体验以及对场景的思考。他也在一些狭小的直播舱内体验过,对于噪音和空间的压抑印象深刻。不过,随着对教育场景理解的加深,部分直播舱产品经历了迭代,舱内软硬件正在改善(包括隔音材料、直播设备、网络环境及相关系统)、设计者也在开始探索与不同教育场景的融合,甚至分化出针对中型在线机构、价值数万的低配版和针对大型机构或高校的培训或授课需求、价值数十万的高配版直播舱产品。前者可实现量产,后者则恐需要订制。


对直播舱的升级背后是对教育场景和产品融合的不断探索。在线下展会上,不少客户体验过部分直播舱后,想把更多的场景融入其中。“比如书法教学可能需要用高拍仪去拍实时手写画面的,做ps培训可能在ps手绘上可能精确到对一些像素点操作,不同的直播场景需求就需要软硬件一整套解决方案去解决”,可威表示,目前对直播舱产品的研发市场还处在初级阶段,对场景的研究还需要进一步挖掘。


综合成本和体验效果该如何平衡?


尽管市场或许存在,但一家教育SaaS服务商负责人刘云却并不想进入直播舱这个市场,“直播舱可能会作为一个很好的生意存在,但是从产品理念的角度来讲,我不认同这个事情”。


他体验过在不同直播舱产品上课的感觉,“我觉得在里面我是缺氧的,让人产生很多的不舒适感”,而这会极大限制老师的创作过程。


刘云认为,直播舱用于一些直播场景比较有实践意义,因为它属于密集型的服务,诸如娱乐直播和在线客服直播,它除了语音可以传递更多信息,包括视频互动等,一个单独空间会让服务呈现地更立体,但放到教育行业,一不小心容易走样。


从上一堂课的角度来讲,刘云觉得,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碰撞是共同创作的过程,这对老师的思维的活跃、想象力有比较高的要求。


“而在一个狭隘的空间里,去做单向直播,或者尽管有些互动,但至少不做思考层面的大的碰撞,把人当成一个机器人,或者去机械式地做些操作,有可能会影响教育本质东西的产生,即在同等条件下,老师的大脑活动或者教学效果会大打折扣,不管你怎么去包装它。”刘云说道


问题的核心在于,直播场地的综合成本和体验效果之间的平衡该如何把握?


可威表示,装修直播间对消防会有一定的要求,尤其当你的空间超过一定的面积,喷淋等消防措施就必须配套了,而这就必然会增加成本。但对于中小型在线教育客户来说,他们又需要低价及相对一般的功能,并期望能够高密度部署。


此外,可威认为,“压抑感不单是空间对人的影响,更多是讲师和学员因缺乏实时互动,产生的沟通隔离感,我们也是通过直播系统,增加互动功能,丰富老师的授课方式,强化他们的使用体验”。


图片

这样的矛盾在消除噪音上也同样存在。李忠体验过不少相关产品,几千块价格的直播舱常让他觉得隔音效果太差。“声音分两种,一种叫隔音,一种叫吸音,隔音主要隔的是房间以外的噪音来源,而回音是在房间内你说话产生的回声。要抵消掉这两种,第一你就不能全部采用玻璃的,他们一般采用的是木质的材质,要起到良好的隔音效果,墙体都得加厚,内部还要增加其他材料,这个成本就会增加不少”。


而一旦综合成本和体验效果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在线教育机构就会寻找别的路径。一些大的在线教育机构,最初会采用分散工位、用高屏风区隔的形式来解决老师需要单独的直播间这一问题,后续渐渐地在直播舱选择和自主装修直播间上摇摆——有的选择部分采购,有的选择定制化采购,有的则像李忠那样选择自主装修。


直播舱和自主装修的经济账


李忠所在的机构拥有数千个直播教室,他给芥末堆算了一笔账。“一个普通的直播舱单舱体的价格在2万左右,而自己装修的话,不含家具设备,一个直播间的成本大概在8千左右,如果租期久的话,成本就会被摊薄”,他认为直播舱的优势在于可随时拆卸,但若长期来看搬运和拆装的成本也并不少。


且直播舱额外的成本也不低。比如办公室的原始装修,包括强弱电安装等,除此之外还涉及到楼体的承重问题,“楼体的标准承重是每平米200kg,有些直播舱虽然满足我们的技术参数,但一个房间放几个就可能存在超重问题”。此外,直播舱的使用可能也会产生办公室利用率的问题,直播舱做的是单体,如果墙体厚达15公分,做到连体的话,隔墙就达30公分,空间就会浪费掉。


而更重要的一点则超出成本核算范围,涉及消防安全。李忠表示,“前两年消防是没有规定说把烟感和喷淋要拉到每一个房间里面,那比如层高三米的话,直播舱高可以做到2米2、3,剩余高度部分可以加装,原始格局的喷淋和烟感器可以不用动。但后来有一条规定,必须所有的烟感喷淋拉到房间内才算合格”,李忠咨询了一些直播舱卖家,对方均反馈的是不需要装到一个房间内,这给他带来了困惑,“如果我装了,后期对于风险是没有办法把控的。”


不过,部分舱体的面积低于4平,“只有面积达到一定要求,才需要配套喷淋等消防措施,暂时不需过多考虑(该问题)”,可威表示。


自主装修要走的路看起来也并不轻松。可威算了一下,“自己去采集设备的话,比较好的一整套直播设备的话,电脑显示器、摄像头等之类的你要配下来也要几万块钱”。而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测试,李忠才对直播间的灯光、音量、摄像头清晰度等学生端上课体验的参数感到满意。但温度、湿度及空气质量等针对老师端的体验都还需要进一步改良。


图片

李忠承认,一些直播舱产品的功能很全,且设备多,对部分创业型公司前期因资金问题,可能会去市场买很多二手直播舱,不需要在房间内装修就能直接用


但对他来说,他要考虑综合成本,从2018年到现在,李忠一直在了解直播舱的市场情况,也在寻找更好的节约成本的方式,“如果一个合格的直播舱(舱体)的成本能够最终控制在1万以内,那是我愿意接受的价位”,但目前来说,如果真的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很多产品还很难控制在这个价。


“有些产品商业上是成功的,但未必代表他一定就是正确的”,到目前为止,刘云所在的公司仍对直播舱持观望态度,并未计划在此方向上推出相应产品。


教学场景现代化将是常态,打磨产品和供应链整合成关键


”对于供应商来说,需要聚焦自己擅长的能力,同时聚焦具体场景,然后围绕这个场景以客户为中心去深度打磨产品”,国内教学OMO解决方案提供商伯索云学堂CEO陈志飞认为,不管是在线教育机构或者为传统机构提供技术或者提供其他服务的供应链,在线教育的火热都带来了供给侧层面的全链条改变,开始更为细化专业的分工合作。甚至也出现了很多原先可能不被大家关注,甚至可能之前不存在的一些产品,包括在线学钢琴,在线思维课等,也包括像直播舱这样的产品,“这对企业的产品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考验着企业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可威分析,一些供应商的研发能力有限,更偏向于你这边提供方案后他去执行的“工厂模式”,且对用户的使用场景理解不深,同时大型硬件的设计调整、更换周期长,开模的成本高,试错压力大。同时,对产品设计端来说,把教育场景更好地融入产品也有不小的难度。


比如企业培训中讲师的需求点是什么,怎样和舱体及软硬件结合;数据反馈上应该呈现什么才能帮助到老师对课堂的掌控,你的研发投入又和你的数据维度的呈现又很相关。“老师会关注学员对知识的掌握情况,但不同的人他了解的维度是不一样的,我们如何把这些信息给融入到我们的仪表盘里面去,更好的展现给不同的客户。这其实也是我们现在的一个难点,因为你能获取到信息还是有限的。同时如何把这些数据转化成给客户的可视化的信息,也是未来要去努力的一个方向”。


在陈志飞看来,“未来,直播舱的改造或者还不是一些看得见的东西,有可能是那些看不见但能被用户感知到的东西”。


而随着教育场景的不断变化,可能还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产品出现,同时也会让供给的产品不断迭代。陈志飞提醒,在线教育不应该把它理解为仅仅是在线上课,“如果仅仅是在线上课,从一线到三线四线城市,最终它也会变成一个常态。我更愿意讲在线教育是在线教与学,涉及到教学或者学习场景的革命,教学场景现代化将在未来成为常态化”,而这意味着“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大的空间值得大家去探索”。


可威判断,直播舱的两个方向,其中一个是控制成本,做性价比,同时实现规模量产。另一个方向则是极致化,在无论是隔音还是直播体验等各方面做提升,收获高端的企业用户。


有业者认为,很难说直播舱这样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的新产品是一门好生意,它还需要时间围绕场景和用户体验不断优化,最终看能否找到一种既能符合教育场景,又能让老师和学生两端体验良好,且能满足商业上合理利润的健康模式。


(注:以上受访对象皆为化名)


文章标签:
咨询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17731433168
售后服务
17731433168